首页 > 女生 > 都市言情 > 被夺一切后她封神回归最新章节小说全文免费阅读_被夺一切后她封神回归在线看全集无弹窗

被夺一切后她封神回归

卿浅
1.41万 字 总点击 10077 推荐票 0

被夺一切后她封神回归小说是由卿浅倾心创作的小说,红日小说网提供全文在线阅读。讲述了:【甜爽燃,团宠,虐渣男】司扶倾一睁眼,不仅被夺了气运,人人还让她滚出娱乐圈。重活一次,她只想咸鱼躺,谁知总有不长眼的人蹦跶,拉踩蹭她热度,没点真本事,这样下去还能行?怎么也得收拾收拾。司扶倾捏了捏手腕,动了。后来,网上疯狂骂她不自量力倒贴郁曜,造谣她私生活不检点,而——国际天后:今天我能站在这里,多亏了倾倾top1男顶流:离我妹妹远点@郁曜就连国际运动会官方:恭喜司扶倾拿下第13枚个...

书友评论

  【今日爆料】:左老爷子今夜十点于中心医院因心脏病去世,左家风云变动,各派争夺不休,大家不如也猜一猜,左老爷子这么一走,司扶倾这个靠着左家才进了娱乐圈当明星的资源咖,以后还能生存得下去吗?

  “砰”的一声,一个手机重重地甩在了司扶倾的面前。

  上面是今天的新闻,才发出去两分钟,底下已经讨论得热火朝天。

  “司扶倾,你应该知道你不是我们左家人,你也根本不姓左。”开口的是左夫人,她声音冰冷,“现在老爷子也走了,你该离开左家了吧?”

  “你还想进去看老爷子的遗体?我今天就把话放这儿了,你没资格!”

  大厅里,左家所有人都聚在一起。

  他们没怎么理这边的动静,正在严肃商讨遗产划分的事情。

  而这个时候,左老爷子的尸体才被推到太平间。

  “再看看网上的人是怎么说你的,你觉得你在娱乐圈名气很大是不是?”左夫人嗤笑,“左家养你十三年,你是怎么回报的?一天到晚只知道抹黑。”

  司扶倾低下头,脑海中陌生的记忆在剧烈翻滚着,疼痛蔓延至全身。

  她舌尖抵着牙,压下喉咙里泛起的腥甜,拿起旁边纱布缠在滴血的手腕上后,这才瞥了一眼手机屏幕。

  新闻下面的评论已经过千,全是骂声。

  【虽然有些话不厚道,但我还是要说,左老爷子这一没,我看司扶倾还怎么在娱乐圈混。】

  【好啊好啊,大喜事,司扶倾终于可以滚出《青春少年》了,一个不会唱也不会跳的人凭什么来当男团选秀的舞蹈导师啊?】

  【脸也天天画着浓妆,不知道素颜得有多见不得人,什么时候滚出娱乐圈!】

  左夫人见她不理不睬,声调拔高:“聋了?!”

  司扶倾这才抬起头,唇边还沾染着血色,喉咙微微低哑的发音:“嗯?”

  她今天没有带任何妆容,是纯素颜。

  女孩的皮相和骨相都极美。

  肌肤瓷白,长发温软。

  朦朦胧胧得像是描摹的古画,瑰姿艳逸。

  偏生她还长了一双勾人的狐狸眼,眉目敛情,含辞未吐,平添了几分艳色,确实是三百六十度都挑不出任何瑕疵的神颜。

  左夫人却最讨厌这张脸。

  这些年她一直提心吊胆,生怕司扶倾勾引她儿子。

  但也不知道是不是脑子出了问题,自从司扶倾进娱乐圈之后,就一直画的是人不人鬼不鬼的大浓妆。

  这倒让左夫人少了点忧虑。

  她看着这张太过绝丽的脸,想起很久之前的事情。

  十三年前,左老爷子去四九城出差,回来之后,身边就多了一个五岁的小姑娘。

  不可否认,司扶倾从小就是一个美人胚子,左家的几个小姐没一个能比得上。

  左老爷子力排众议,签了收养协议,将她接进左家。

  在他的照拂下,司扶倾的待遇和左家嫡系没什么区别,甚至还要更好。

  三年前,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,司扶倾要进娱乐圈,左老爷子也应下了,还专门送她出国进修。

  但司扶倾的业务能力很差,妆容也不堪入目。

  虽然成功在国外出道又回国发展,还是当红女团星空少女组合的成员,网上却全是她的黑粉,连带着左家都被多次嘲讽。

  左夫人出去和贵妇们聚会,频频被问到此事,心中怄气不已。

  要不是左老爷子,她怎么会接受司扶倾待在左家?

  司扶倾靠在沙发上,手支着头,头部的疼痛慢慢平息了下来。

  几秒后,她最终还是接受她做实验出了错误引发了爆炸不幸身亡,又成为了一个负面新闻缠身的女明星。

  这件事情告诉她,在制作反重力装甲的时候,绝对不要喝可乐。

  女明星和她同名。

  五岁之前的记忆都很模糊,记事开始,她就在左家生活。

  左家唯一关心她的只有将她带回来的左老爷子,他说她父母双亡,所以由他照顾她。

  但左老爷子生意忙,经常不回家。

  她一直被左家几个兄弟姐妹欺负,这一次更是在与左家长孙争执之前被他割了腕,差点因此送命。

  司扶倾长睫垂下,眸底浮起了几分戾色。

  前世的她也是孤儿,有幸被姐姐捡了回去悉心照顾,后来她又拜入了师门,有了一群黑心的师兄师姐们。

  结果还没享受享受生活,她“嘭”的一下把她给炸死了。

  这样的成就估计整个师门无人能敌,她倒也无愧于她的“鬼见哭”名头。

  “行了,别说了。”左天峰象征性地拦了拦,“先解决遗产的事情。”

  左夫人恨恨:“你看她这样子,怕不是要赖上咱们。”

  收养协议是左老爷子签的,谁都无权破坏。

  眼下司扶倾也成年了,如果她不同意,收养协议就无法解除。

  司扶倾起身,目光终于落在了左夫人的身上。

  她手腕上还缠着纱布,鲜血一点一点地渗出。

  看得人触目惊心,可她本人像是感受不到疼痛一般,狐狸眼弯着,一转一动,潋滟生姿。

  司扶倾唇勾起,缓缓地笑:“滚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大厅有瞬间的寂静。

  左家几十个人也纷纷停止了交谈,目光诧异地望了过来。

  司扶倾平常在左家是什么样子,他们都挺清楚。

  她一向唯唯诺诺,头都不敢抬,更别说跟左夫人放狠话。

  左夫人气得眼梢通红,她上前两步,就要去抓女孩的手:“司扶倾,你是要反了!”

  司扶倾侧头,唇边笑意冰凉,居高临下的,还是那个字:“滚。”

  左夫人一时收力不慎,踩着高跟鞋后跌了几步。

  左天峰及时扶住她,也厉声:“司扶倾!”

  司扶倾披上外衣,头也没回,径直下楼。

  “她还来脾气了?”左夫人胸口起伏,显然气得不轻,“等她滚出左家,我看她以后怎么笑得出来,今天这账,我也记住了!”

  左天峰倒是回头多看了一眼,皱了皱眉。

  今天的司扶倾很不对劲,难不成是被刺激疯了?

  不过这也与他无关,司扶倾马上就要从左家滚蛋了,他没功夫也没心情去教导一个外人。

  **

  三楼,急诊部。

  值班的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女医生,她皱眉:“手伸出来。”

  司扶倾敛眸,伸出手,很是乖巧。

  “怎么伤成这样?”女医生解开纱布,倒吸了一口气,“有什么事不能跟家里人商量,非要伤害自己?”

  “小姑娘好好的一副皮囊,怎么不懂得珍惜?”

  司扶倾狐狸眼眨了眨,知错就改:“姐姐,我错了。”

  女孩眼眸深黑,剔透明亮,睫羽翩长浓密,像是蝴蝶薄翼轻轻拍打脸颊而过。

  几缕碎发垂落,衬着她瓷白的肌肤如玉雕琢。

  谁也无法拒绝司扶倾这张脸。

  女医生的心一下子就软了:“我每周三周五急诊都在,以后你要是遇到什么棘手的事找不到人,就来找我,”

  司扶倾眼神一动,人乖嘴甜:“谢谢姐姐。”

  女医生低头给她缝伤口,没好气:“别叫姐姐,我年龄都够当你妈了,坐好,别乱动。”

  司扶倾:“……”

  马屁拍到了驴背上。

  “那阿姨,有针吗?在这里给我扎一下吧。”司扶倾说了个穴位,笑,“止血快。”

  女医生这下意外了:“小姑娘会医?”

  能够轻易地说出止血的穴位,怎么也对中医有些研究。

  司扶倾半点都不谦虚,玩世不恭:“一般一般,天下第三。”

  女医生:“……”

  跟她女儿一样得了中二病。

  女医生给司扶倾缝好伤口,又消了毒,叮嘱:“千万不要碰水,也不要用左手做剧烈运动,一周后来换药,直接找我,这是一些内服的药。”

  司扶倾颔首致谢,接过药单,下楼取药。

  她慢腾腾地点开微信钱包,低下头一看。

  余额250。

  “……”

  很好,连数字都在嘲笑她这个把自己炸死的憨批。

  司扶倾揣好手机,面无表情去药房门口。

  她什么时候这么穷过。

  **

  早春的天还有些冷,晚上风更大。

  司扶倾裹了裹身上的外衣,走到医院后门。

  那里停着一辆黑色轿车,轿车伤痕斑驳,很老旧,至少也是十年前的产品了。

  她记得这辆车。

  她去年成年,左老爷子送了她一辆车当成人礼,却在后来被左家三小姐抢了去,淘汰了一辆旧车给她。

  司扶倾无所谓地推开车门,坐在驾驶座上。

  车前放着一个小日历,上面的日期清晰分明。

  夏历2085年3月14日。

  她握着日历,啧了声:“2085年了……”

  她已经死了三年。

  没想到她借尸还魂就算了,还穿到了三年后。

  这三年发生的事情对她来说是一片空白,时间说长不长,却足够物是人非。

  眼下她在大夏帝国,离师门太远,回都回不去。

  就算回去了,谁又会信她没死。

  司扶倾拧开了一瓶刚从自动售货机买的可乐,笑意加深:“死也喝你,生也喝你,我真是对你爱的深沉。”

  凌晨两点,周围寂然无声,漆黑的夜空连星月的光也无。

  有晚风吹拂,越窗而来,司扶倾眸光一动。

  是鲜血的味道,很轻很淡,又夹杂若有若无的浅香,遮掩了去。

  但她常年打打杀杀,对这种气味很是敏感。

  司扶倾又喝了一口可乐,拧上盖子。

  她现在是一个穷鬼,并不想浪费可乐。

  而另一只手,已经摸到了车里放着的一把螺丝刀。

  也只是一瞬的功夫,上了锁的车门无声无息地被打开。

  有冰凉清冽的气息侵袭进来,血腥味陡然加重。

  这是一个男人。

  他身姿高大挺拔,肩膀宽阔,腰身曲线完美,双腿结实修长。

  恰如金漆神像,不可亵渎,不可攀附。

  黑夜无光,这具身体也还没有经过夜视训练,司扶倾并不能看清他的模样。

  她眼尾里含了几分笑,就这么撑头看着他,一只手抛着可乐瓶子。

  女孩无畏无惧的神情,让男人的动作也是一停。

  但他没有忘记紧要的事情,长背稍稍倾下。

  “嘘。”他修长的手指,轻轻地虚压在她的唇上。

  同时,另一只手关上了车门。br

最新章节 :   005 郁夕珩,字时衍 更新时间 : 2022-03-26 18:33
同类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