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满级医修重回真假千金文最新章节小说全文免费阅读_顾燕飞,楚翊满级医修重回真假千金文在线看全集无弹窗

005两世

  

马车里的顾燕飞半垂下眸子,动作优雅地饮着茶,天生弯起的唇角噙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。

曾经,方明风也是一个困扰她多年的心结。

她不明白他为什么喜欢顾云嫆,为什么偏偏是顾云嫆。

他既然不喜她,为何不干脆退亲,偏要对她下杀手,后来更是毁了她的闺誉,让顾家在羞愧之下,主动退亲,而他们方家则高高在上地占据了道德制高点。

她不曾做错什么,错的人是他方明风,就是要退婚也该由她来退。

一旁的卷碧眼神复杂地看着顾燕飞,本来她还怕方世子对自家姑娘与楚公子产生什么误会,没想到姑娘根本看不上方世子。

姑娘这么聪明,慧眼如炬,这方世子怕是金玉其外、败絮其中。

没错,一定是这样的!

马车徐徐穿过城门,外面的马鞭声噼啪作响。

顾燕飞执杯的手蓦地一顿,茶杯里的茶水泛起一圈圈涟漪。

她若无其事地放下了杯子,心口似有一块岩石压得她透不过气来。

这种感觉很熟悉……

顾燕飞信手撩开窗帘一角,抬眼望向马车外。

夕阳落下了一半,将西方的天空染成胭脂般的红色。

另一边,东南方的天空却是异常昏暗,层层叠叠的黑云压在城池上方,似是风雨欲来,散发出一种不祥的气息。

顾燕飞藏在袖中的另一只手飞快地掐算了起来……

可拇指才擦过两根手指,心口的压抑感就变得更强烈了,喉头一阵腥甜。

血没溢出口唇就被她硬生生地咽了回去。

她不动声色地收了手,瞳孔隐在半垂的睫羽下,唯有她自己知道她的心脏在一阵阵地抽痛着。

对于这种感觉,她已经十分熟悉,她又一次被这个小世界的法则压制了。

刚才这一卦,她只能勉强算到,丹阳城将会有大难,城中百姓十不存三!

穿过城门后,马车开始逐渐加速。

顾燕飞心不在焉地放下了窗帘,再看向楚公子时,微微一怔。

对方俊朗的眉目间萦绕着一缕阴沉的黑气,挥之不去。

顾燕飞的双瞳如黑潭般幽深不可测,目光在楚公子的眉心转了一圈。

初见时,她就发现他的印堂间隐约有青黑之气,不想进城后,这缕黑气竟变得更加浓郁了。

在面相上,这意味着乌云盖顶。

“楚公子,多谢你捎我一程。”顾燕飞自袖袋中摸出一个红色锦囊,往桌上一放,“这道平安符就赠与公子。”

从那没有完全收紧的锦囊口,可以看到里面塞了一张折叠起来的米黄色纸条。

“……”楚公子将右拳抵在唇畔,低笑了一声,眉目轻舒。

“华安街到了!”

外面又传来小拾粗噶明快的声音,马车平稳地停在一处府邸外。

卷碧率先走下马车,原本苍白黯淡的面孔一下子亮了起来,彻底安心了。

小拾表情古怪地朝顾燕飞望去,觉得这个漂亮姑娘真是奇奇怪怪的。她竟然送平安符给他们公子,难道她觉得是因为这道平安符她才能在坠崖中幸免于难?

顾燕飞正要下马车,就见楚公子忽然解下了腰侧的那把短剑,递给她。

“这把剑回赠姑娘。”他定定地直视着顾燕飞,笑盈盈的目光中透着一丝兴味。

顾燕飞怔了怔,知道对方是误会了,但还是落落大方地收下了。

这把剑还挺趁手的。顾燕飞满意地把剑拔出两寸,又收回剑鞘中,好心地劝了对方一句:“丹阳城最近不太平,公子若无事,还是早些离开得好。”

“就此别过。”

顾燕飞握着剑鞘,笑吟吟地对着楚公子拱手道别。

楚公子挑了下形状优美的长眉,眸光幽幽闪了一下,颔首道:“我记下了。”

顾燕飞微微笑着,心知肚明对方不会听劝,他来丹阳城应当另有目的,不达目的,不会离开。

她赠他这道平安符只当是还一段因果。

想着,顾燕飞下意识地以指腹摩挲着手里的剑鞘。

当她第一眼看到楚公子的这把配剑时,就想起来了。

她曾经见过这把剑。

上辈子,她被人从崖底救走后,大部分时间都在昏迷中,只在马车里迷迷糊糊地醒过一次,隐约看到了她的救命恩人。

当时,她没看到对方的脸,只模糊地看到了他的佩剑。

她可以肯定,就是这把剑。

也就是说,上辈子应该也是这位楚公子救了她,把她平安地送回了丹阳城。

顾燕飞心中暗叹,扶着卷碧的手下了马车,口中的血腥味还没散去,喉头灼痛。

马车里又只剩下了楚公子一人,还有那局没下完的棋局,密密麻麻的黑白棋子在棋盘上两分天下,势均力敌。

“顾姑娘,有缘再见。”

小拾挥手与顾燕飞道别,他们的青篷马车沿着宽阔的街道飞驰而去,很快就消失在沉沉的暮色中。

马蹄声远去,空旷的街道上一片寂静,附近已经没什么路人。

顾燕飞静立原地,抬眼看向昏暗的天空。

空中的阴云更浓厚了,沉甸甸的,仿佛要坠下来似的。

“笃笃笃……”

卷碧抬手敲响了宅邸的角门,对着门内的门房喊道:“老李头!”

不一会儿,“吱呀”一声,角门打开了,只露出一道寸长的门缝,门房老李头蜡黄的老脸出现在门后。

门顿住了,老李头浑浊的眼眸中透着一股子幸灾乐祸,目光扫过卷碧与她身后的顾燕飞,意味不明地说道:“呦,二姑娘回来啊!”

“张婆子,你赶紧去告诉许嬷嬷。”老李头又转头喊了婆子去传话。

见门只开了一道缝,卷碧蹙眉催促道:“老李头,你快开门啊!”

老李头死死地抵住了门扇,皮笑肉不笑地叹了口气,答非所问:“许嬷嬷说了,姑娘家早出晚归的,不像样,说二姑娘要是没在太阳落山前回府,就不许进门。”

卷碧闻言,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。

她与姑娘住在这里三个月,平日里也没少被这些惯会逢高踩低的下人们怠慢,却没想到他们今天竟然过分到不让她们进门!

卷碧气得心火高涨,圆脸涨得通红,可形势比人强,要是老李头坚持不肯开门,那么她们也无可奈何。

她耐着性子解释道:“老李头,我们从大兴寺回城的路上出了点意外,马车坠崖……”

“卷碧,退后。”

随着顾燕飞平静柔软的女音响起,卷碧乖乖地退了两步。

“刷!”

顾燕飞动作利落地拔出了鞘中的短剑,那窄窄的剑身在夕阳下闪着森冷的寒光,嗡嗡作响。

顾燕飞毫不犹豫地一剑劈了出去。

她的动作轻轻巧巧,像是花架子,然而,那剑刃却是轻而易举地劈开了门板,好像是切豆腐似的将那厚厚的门板一分为二。

半边被劈开的门扇向后倾斜,“砰”的一声摔在了地上,只余下另外半边门扇还挂在门轴上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