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双替!挣钱养夫后,他摇身变霸总最新章节小说全文免费阅读_陆久琛,向晴双替!挣钱养夫后,他摇身变霸总在线看全集无弹窗

第5章 我的女人也敢欺负

  

“今天我有事,你能自己回去吗?”

新婚老公让自己独自回门,搁谁身上不得吵翻天,向晴却要高兴得蹦上天了!

“好啊!”

陆久琛声线微凉:“我不陪你回门,值得这么高兴?”

“咳…”向晴慌张的找了个借口:“最近我妈感冒不舒服,下次你再去也没关系。”

她边说着,还不忘看陆久琛的脸色,就怕被怀疑。

陆久琛扫过厨房门口的碗柜,转而问她:“病情严重吗?”

即便知道他关心的,是本该和他结婚之人的母亲,可听到这句关心,向晴心底还是暖暖的。

她笑了笑:“小感冒而已,吃点药就好了。”

陆久琛知道她还有事瞒着自己,但没关系,他会等她愿意公开诚布的那天。

午餐过后,向晴先一步出门去医院。

陆久琛没多久就收到陆九的信息。

“打手是刘家雇佣的。”

“刘家…”陆久琛淡淡咀嚼这两字,眼前浮现向晴的面容。

刘家让她替嫁,肯定是有用得着她的地方,向晴只是去看生病的母亲,应该不会有事。

这般想着,陆久琛还是让人去看着点。

另一边,向晴抱着保温饭盒赶到病房,却被里面出来的人给拦住。

两人穿金戴玉,看着像是母女。

向晴不知道母亲什么时候认识过这样的人,心底疑惑:“请问两位是……”

年轻的女孩轻蔑打量着向晴,看到对方漂亮的脸蛋时,眼底闪过嫉恨。

女孩嗤笑:“你就是那个贱人生的女儿?果然是什么样的贱人,生什么样的贱胚。”

她的母亲未婚先孕,那个男人转头就傍上富家女,不闻不问消失二十多年。

如今,他一出现,母亲反而成了小三,简直欺人太甚。

向晴看着眼前的两人,知道是刘太太和她女儿刘思林没错了。

她真是被气笑了:“能生出在别人病房外骂街的女儿,你妈妈肯定很高贵吧?”

“贱人,你敢骂我!”刘思林气得尖锐大叫,挥手就给向晴打了一巴掌:“我这就回去让爸爸停了你们的医药费!”

向晴的脸被打侧到一边,耳朵隐隐传来嗡嗡声,即使这样,她也只能捏紧着手心,不敢再回嘴。

“回嘴啊,小贱人,你刚才不是挺能说的吗?也就是我爸人太好,帮你们一把,没让你磕头谢恩就知足吧!”

刘思林高扬着头,鄙夷的骂着。

向晴忍着脸上火辣的痛意,望向刘太太:“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,要不还是让当事人来解释一下吧?”

刘太太当年做过什么自然清楚,怎么敢让刘鸣来对峙,到时候别丢脸的是自己。

刘思林不知情,火冒三丈:“给脸不要脸,我这就喊爸爸过来,当面拆穿你们母女,让整个医院的人都知道你妈是怎么做小三的!”

“思林,你爸在谈大项目。”刘太太一惊,忙按住她打电话的动作:“别因为一个快死的人,耽误你爸的生意,卖了她都不值那个零头,咱们也该回去了。”

刘思林想了想也觉得有道理,但仍是不甘心重重撞了下向晴:“这次算你走运!”

砰!

保温饭盒被撞掉,午餐撒落一地,向晴也来不及闪躲,被汤烫红了半只手背,咬紧牙关才没叫出声。

“哎呀,我不是故意的,她烫伤了怎么办啊?”

“一个穷鬼而已,思林没伤就好。”

……

刘家母女怎么离开的,向晴不知道,也没那个心情知道。

她忍着痛将地上卫生搞好,再进病房时,发现床上并没有人,心咯噔了下,顾不上其它,立马给刘鸣打电话。

但电话根本打不通,听刘思林刚才的话,刘鸣应该是在谈项目,手机关着机也正常。

人又是在昨天住得院,那个时候向晴还在结婚,手续是刘鸣让人办的,以至于当向晴找护士询问时,被对方以不能泄露病人隐私为由,直接给拒绝了。

整整一下午,向晴在药馆内都心神不宁。

向晴身边发生了什么,陆九如实向陆久琛汇报。

“找死,我的女人也是他们可欺负的?”

陆久琛目露寒光,视线落在某份文件上:“刘家最近是不是在找江氏合作?”

陆九立马懂了:“先生放心,我这就联系江少。”

刘鸣上一秒还在等江氏负责人签字,下一秒对方接个电话,就翻脸了。

不仅是江氏,就连别家公司也不敢与他合作。

一想到价值上千万的项目要砸手上,刘鸣气得血压都高了:“给我查,到底是谁在害我!”

助理匆匆去打听,对方隐晦透露刘思林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。

刘鸣眼前发黑,恨不得打断女儿的腿。

药馆内

向晴还在担心母亲,听到门外脚步声,一抬头就迎上陆久琛冷硬帅气的脸。

这人生得俊美,气势强势,好像从没什么事能难到他一样,他的到来,让向晴的心突然变得安定下来。

向晴奇怪的问:“你不是去上班了吗?”

“今天下班早。”陆久琛目光落在她拿药称的手上,本该白净的手一片通红,心里涌出戾气,像是自己的专属物被人损坏了一样。

向晴却没注意到他的情绪,不信的嘀咕:“现在才三点,哪有这么早就下班的。”

“该不会是身体不舒服,请假了吧?”她担忧的绕到陆久琛背后,拿着药膏想给他上药,刚探出手,就被陆久琛握在掌心。

掌心的柔软触感,让陆久琛心中的冷戾瞬间平复下来。

向晴困惑:“嗯?”

“丫头胆子不小,光天化日还想脱我衣服?”他的声音有些沙哑,接过药反而给向晴抹上。

药馆清净,却也有几个病人在打针灸。

向晴闹了个红脸,慌张得想将手从他掌心抽离,却没成功,只好解释:“我是在履行医生的职责,才不是想占你便宜呢。”

“我有说你想占便宜吗?”陆久语气带着一丝揶揄:“不过我是你老公,老婆想对我怎样乱来都可以。”

向晴被调戏得抬不起头,羞恼的想:之前怎么没看出来他还有当流氓的潜质?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